跟着画卷学党史

新民主主义革命时期(九)

发布者:2022世界杯app  时间:2021-08-17 10:00:27  浏览:

在遵义会议的毛泽东 佚名 1970年代 99×129cm 布面油彩 中央美术学院美术馆藏

堂屋——红军长征苟坝会议会址 孙逊 2016年 300×350cm 布面油画 中央美术学院美术馆藏

遵义会议会址 李荣林 2016年 220cmX325cm 麻布丙烯 中央美术学院美术馆藏

历史的格栅——遵义1935 王川 2016年 118×300cm 格栅灯箱 中央美术学院美术馆藏

●画卷中的党史

1935年1月,党中央在贵州遵义召开政治局扩大会议,集中解决当时具有决定意义的军事和组织问题。会议增选毛泽东为中央政治局常委,委托张闻天起草《中央关于反对敌人五次“围剿”的总结的决议》,取消长征前成立的“三人团”。会后不久,在向云南扎西地区进军途中,中央政治局常委决定由张闻天代替博古负总的责任,毛泽东为周恩来在军事指挥上的帮助者,后成立由毛泽东、周恩来、王稼祥组成的三人小组,负责全军的军事行动。

遵义会议是党的历史上一个生死攸关的转折点。这次会议在红军第五次反“围剿”失败和长征初期严重受挫的历史关头召开,事实上确立了以毛泽东在党中央和红军的领导地位,开始确立了以毛泽东为主要代表的马克思主义正确路线在党中央的领导地位,开始形成以毛泽东为核心的第一代中央领导集体,开启了党独立自主解决中国革命实际问题的新阶段,在最危急关头挽救了党、挽救了红军、挽救了中国革命。遵义会议的鲜明特点是坚持真理、修正错误,确立党中央的正确领导,创造性地制定和实施符合中国革命特点的战略决策。

遵义会议组画之开启红色征程 叶南 2016年 200×170cm 麻布油彩 中央美术学院美术馆藏

毛主席住所(一渡赤水土城镇) 叶南 2016年 80×80cm 布面油画 中央美术学院美术馆藏

●画卷中的党史

遵义会议后,中央红军在毛泽东等指挥下,根据实际情况的变化,灵活地变换作战方向,迈开铁脚板,忽东忽西,迂回曲折地穿插于敌人重兵之间,使敌军感到扑朔迷离,疲于奔命,红军则处处主动。从1935年1月末到3月下旬,红军四次渡过赤水河。3月下旬,红军南渡乌江,佯攻贵阳。蒋介石这时正在贵阳督战,红军出乎意料的行动,使他慌了手脚,急调滇军前来增援。滇军一被调出,红军立刻大踏步奔袭云南,兵锋直逼昆明。这时,昆明防守力量空虚,云南当局急忙调集调集兵力固守昆明,削弱了金沙江的防务。红军又突然掉头向北,于5月上旬渡过金沙江。

更喜岷山千里雪 贾又福 1965年 142×350cm 纸本设色 中央美术学院美术馆藏

毛主席像(红军过雪山) 佚名 1970年代 100×103cm 布面油彩 中央美术学院美术馆藏

长征日记(插图1) 李宏仁 1979年 54.1×39.6cm 石版单色 中央美术学院版画系藏

新长征路·雪山 高洪 2016年 40×80cm 布面油彩 中央美术学院美术馆藏

征程 夏理斌 2016年 160×200cm 综合材料 中央美术学院美术馆藏

离天三尺三 中国画学院集体创作(12人) 2016年 200×500cm 纸本水墨设色 中央美术学院美术馆藏

●画卷中的党史

1935年5月下旬,中央红军翻越长征途中第一座人迹罕至的大雪山——夹金山。这座山位于懋功(今小金)以南,海拔4000多米,一上一下要走70公里路,高山缺氧,很多红军战士牺牲在征途中。

6月12日,中央红军先头部队到达懋功东南的维达镇,与前来迎接的红四方面军第三十军李先念部会师。两大红军主力会师,使集结在这个地区的兵力达到十多万人,红军实力大大增强。

二万五千里过草原 李桦 1950年 20.6×28.7cm 木版套色 中央美术学院美术馆藏

红军不怕远征难(稿) 董希文 约1955-1956年 91×129.5cm 布面油彩 中央美术学院美术馆藏

啊!草地 马刚 2016年 300×900cm 布面油画 中央美术学院美术馆藏

红军走过 范迪安 2016年 200×300cm 布面油彩 中央美术学院美术馆藏

荒岭熔岩 马路 2016年 210×180cm 综合技法 中央美术学院美术馆藏

过草地 王中 2016年 80×310×120cm 青铜雕塑 中央美术学院美术馆藏

●画卷中的党史

1935年8月初,红一、红四当面军混合编成左、右两路军北上。毛泽东、张闻天、周恩来等率中共中央机关和前敌指挥部随右路军行动。8月21日,右路军开始过草地。大草地荒芜人烟,到处是野草丛生的沼泽和散发出腐臭味的黑色淤泥潭,稍微不慎,踏进泥潭,就可能被吞没。广大干部和战士经过长途跋涉,体质十分虚弱,很多人在过草地时牺牲。右路军走了六天六夜,才走出草地,等待左路军前来会合。

红军路过哈达铺 邸超 2016年 180×388cm 纸本水墨设色 中央美术学院美术馆藏

●画卷中的党史

1935年9月9日,张国焘电令右路军政治委员陈昌浩率部南下,“彻底开展党内斗争”,担任右路军参谋长的叶剑英看到电报后,立刻报告毛泽东。毛泽东先后与张闻天、 博古、周恩来、王稼祥紧急磋商,为了贯彻北上方针,并避免红军内部可能发生的冲突,决定连夜率红一、红三军和军委纵队先行北上。9月12日,中共中央政治局在甘肃迭部县俄界(今高吉村)召开扩大会议,通过关于张国焘错误的决定,并将北上红军改称陕甘支队。

9月17日,陕甘支队先头部队一举突破川甘边界天险腊子口,第二天占领哈达铺。在这里,毛泽东等从一张报纸上得知陕北有相当大的一块根据地和红军活动的情况。恰逢此时,1934年11月由鄂豫皖根据地出发长征的红二十五军到达陕甘根据地,同当地的红二十六、红二十七军会师,合编为红十五军团,为迎接中共中央和红军陕甘支队的到来创造了条件。9月27日,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在榜罗镇开会,正式决定前往陕北,保卫和扩大根据地。10月19日,陕甘支队到达陕北吴起镇。至此,中央红军主力行程二万五千里、纵横11个省的长征胜利结束。陕甘根据地成为中央红军主力长征的落脚地。

长征路上的贺龙 王琦 1977年 31.2×22.6cm 木版单色 中央美术学院美术馆藏

告别苏区 王汉英 2016年 212×300cm 布面油画 中央美术学院美术馆藏

送红军 王晓伟 2016年 200×200cm 布面油画 中央美术学院美术馆藏

会师门 张峻明 2016年 200×240cm 布面油彩 中央美术学院美术馆藏

●画卷中的党史

在湘鄂川黔根据地的由任弼时、贺龙领导的红二、红六军团,1935年11月4日,省委和军委分会举行联席会议,认为继续坚持在苏区内进行反“围剿”斗争日益困难,决定突围远征至湘黔边,创建新苏区。19日,红二、红六军团1.7万余人从桑植刘家坪等地出发,告别湘鄂川黔苏区,踏上漫漫长征路。

从湘西北的桑植出发,历尽艰辛,在1936年7月初同红四方面军在甘孜会师。中共中央指定红二、红六军团加上红三十二军合编为红二方面军,由贺龙任总指挥,任弼时任政治委员。

经过朱德、刘伯承、任弼时、贺龙等力争,并得到徐向前等红四方面军许多干部、战士的支持,红四、红二方面军终于共同北上。1936年10月9日,红四方面军指挥部到达甘肃会宁,同红一方面军会合。

长征路上的毛泽东同志 伍必端 1967年 106×114cm 套色木刻 中央美术学院美术馆藏

雄关 贺羽 2016年 200×170cm 布面油彩 中央美术学院美术馆藏

●画卷中的党史

中国工农红军长征的胜利,是中国革命转危为安的关键。毛泽东曾形象地指出:“长征是历史纪录上的第一次,长征是宣言书,长征是宣传队,长征是播种机。”它宣告了国民党围追堵截的破产,实现了红军的展览大转移,宣传了中国共产党的政治主张,在沿途播下了革命的种子,鼓舞了广大人民群众。长征的胜利是在遵义会议后确以毛泽东为核心的新的党中央正确领导下取得的。长征的胜利表明,中国共产党及其所领导的中国工农红军具有战胜任何困难的无比顽强的生命力,是一支不可战胜的力量。

纵横十余省,长驱二万五千里,同敌人进行了600余次战役战斗,跨越近百条江河,攀越40余座高山险峰……1934年10月至1936年10月,中国共产党领导红军,以非凡的智慧和大无畏的英雄气概,战胜千难万险,付出巨大牺牲,胜利完成震撼世界、彪炳史册的长征。这是一次理想信念的伟大远征、一次检验真理的伟大远征、一次唤醒民众的伟大远征、一次开创新局的伟大远征,是中国共产党和红军谱写的壮丽史诗,是中华民族伟大复兴历史进程中的巍峨丰碑。

2022世界杯app  版权所有    英文域名:www.danceaspire.com
地址:石家庄市空港工业园区北环港路111号 邮编:050700

咨询电话:0311-88651148   0311-88596153

Baidu
sogou

2022世界杯app-世界杯足球竞猜app-世界杯足球app下载!